网站首页 走进妇联 信息快递 家庭文化建设 巾帼志愿服务 创业就业 妇女维权 风采女性 领导讲话 家庭教育 交流平台
欢迎您访问海门女性网,今天是:
上天就是派我来吃苦的
添加日期:2015-4-8 9:42:43 作者:clzfl 点击数:1015
    曾经有一个有趣的调查,说当面对绝境的时候,女人的韧性往往更强。她们虽然会哭着嚷着日子没法过了,但擦干泪还是会洗衣做饭,默默地稀释着压力。就如同我今天故事中的主人公——沈和妹。
    在常乐镇匡北村,有一栋普通的农家小楼,里面住着一对普通的夫妻,如果不是命运给他们设置了太多的难题,他们平凡得如同任何一个农村家庭。说起家里的生活和困难,沈和妹并没有眼泪,总是笑着说“哎呀,没啥说的,最困难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了。”其实那段“已经过去了”的艰难岁月,还是让人觉得惊心动魄。
    27岁那年,沈和妹嫁给了常乐镇匡北村的王红星,婚后不久就生了一个乖巧伶俐的女儿。那时候夫妻俩一个在棉纺厂工作,有固定的工资,一个在家包了几亩水塘养螃蟹,收入也不错,女儿成天跟着奶奶转,几乎不用夫妻俩操心,日子甜甜蜜蜜的。丈夫聪明能干,婆婆和小姑也是温和有礼的人,沈和妹说,同龄的小姐妹都很羡慕她。
    但这样平静幸福的生活是什么时候起了波澜呢?沈和妹已经记不大清楚了,只记得女儿五六岁大的时候,丈夫开始痛风了,其实那时候王红星的肾已经出了问题,后来渐渐地严重了起来,家里便几乎多不到什么钱了,攒到一点就要给丈夫去看病。尽管如此,王红星的肾病最终还是转成了尿毒症。沈和妹记得有一年,王红星大年初七开始住院,一连住了55天,花光了家里5万元的积蓄。
    然而,不测风云再次卷起。从2004到2005这一年多时间里,公公、婆婆、母亲,三位老人接连患病,还都是回天乏术的恶病。那时候,丈夫身体不好做不得重活,女儿还在念书,沈和妹说自己就像是一个永远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人一样来回奔波。2008年的时候,王红星又不幸中风,在医院里沈和妹忙进忙出张罗住院的事儿。有一位医生对沈和妹的外甥女说,你这姨妈心肠应该挺硬的,丈夫都这样了她怎么都不掉眼泪啊。沈和妹的外甥女含着泪说,你不知道我姨妈已经吃过多少苦了。是的,沈和妹不能哭,作为一个女人她甚至失去了哭的权力,因为哭解决不了问题。只有安顿好一切后,她才坐在丈夫的床前握着他的手默默擦眼泪。那次中风使得王红星的大脑受了损伤,不但话说不清楚了,连思维和认知也受了影响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把自己的妻子叫作妈,或许在他的意识中,这个女人是他唯一的依靠,就像妈妈一样。
    最难的时候是婆婆去世那会儿,沈和妹记得自己的口袋里只剩下了80块钱,丧事要办,丈夫的病要治疗,绝望之下的她想到了死,或许对于那时候的她来说,这反倒是最好的解脱了。
    但很快,沈和妹就清醒了过来,她对自己说,绝不能走这条绝路。要死很容易,可是丈夫怎么办?女儿怎么办?这个家怎么办?在东拼西凑后,沈和妹终于借到了钱,为婆婆送了终,也开启了她另一段奋斗的人生。
    沈和妹说,既然上天派她到世上来就是吃这些苦的,她就什么都不怨,好好活着。
料理完婆婆的丧事后,沈和妹像发了疯一样找赚钱的方法。“除了贼和强盗不做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”那时候,沈和妹已经下岗回了家,丈夫的病也已经很严重,每三天就要做一次血透。孩子上学、丈夫治病,一家人的衣食住行都在向沈和妹强调着一个字:钱。
    沈和妹在大棚里打过工,也给人种过麦,别人嫌重嫌累的活儿她都不怕,每收进一份收入她就盘算着够给丈夫买多久的药。后来,沈和妹借钱买了几台缝纫机,请了几个人到家里来做缝纫的活计,买菜烧饭、质检送货,都是她的活儿,每天睡不到四个小时。但那时候沈和妹的心里是踏实的,有了收入,再辛苦也是值得的。
    这么多年,沈和妹习惯了精打细算。因为丈夫每三天要做一次血透,每次乘公交车到海门既不方便又费钱,沈和妹就骑摩托车载着丈夫,她算过,加20块钱的油正好够跑三趟半,当然前提是油价不涨。这么多年,沈和妹也没舍得给自己买件衣服,身上一件毛衣还是十几年前的,但她给自己拾掇得很齐整;家里舍不得买荤菜,只是偶尔买点肉剁碎了给王红星做点蛋饺,加强营养。王红星知道妻子辛苦,总想把碗里的蛋饺夹给沈和妹,沈和妹便说自己烧菜的时候已经尝过了。这对共同经历患难的夫妻,一直这样彼此疼惜着。
    女儿上了大学后,沈和妹开始跟人学着养鸡。为了省钱,沈和妹凡事都自己做,进一批饲料就有约一拖拉机的量,都是她自己扛,100多斤一袋的玉米籽压在她的柔弱的肩膀上,腰几乎弯成九十度。有一次苗鸡刚进棚,需要保温,沈和妹在鸡舍里添加煤饼,没留意通风口被薄膜挡住了,结果晕倒在炉子旁,脚上也被多处烫伤,幸好丈夫发现得及时,喊来邻居,才抢回了她的一条命。
    所有拼命的理由只有一个,她要王红星好好活着。有人被沈和妹感动,但也有少数一些人对她不理解。曾有一个人对沈和妹说,你拼命要救他,就算救下来了又怎么样呢?沈和妹听得懂那人的言下之意,就丈夫这个病,保住了命也已经不能干活了,还得长期吃药。她静静地看着那个人说:“救住了也不怎么样,只是我女儿回家了还有爸爸在,我也还有一个家。”就是这样一个朴素的信念,让一个弱女子不断强大。
    为了给王红星治病,沈和妹夜以继日地劳作,也不怕难堪四处筹钱。敢借钱,是因为沈和妹对生活一直还有希望。她从没放弃要给王红星换肾的希望,只要有合适的肾源,砸锅卖铁也要给他换上。
    沈和妹说,他们的女儿很有出息,大学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,现在在浙江大学读硕士。原本可以硕博连读的女儿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,决定提前步入社会。沈和妹说,女儿工作后家里的压力会减轻很多,而她现在惟一要做的就是照顾好王红星,要是等女儿能赚钱给爸爸看病了但爸爸却不在了,那就什么都晚了。
    沈和妹惟一觉得亏欠的就是自己的女儿。那个乖巧懂事的孩子,不管是读书还是做事样样都不输别人,却因为家里的情况,不能和别的女孩一样穿好一点的衣服,用好一点的学习用品,连现在大学生都普遍配备的电脑也没有。但是沈和妹对女儿说,只要你肯努力,将来工作可以选择,男朋友可以选择,未来的生活也可以选择,但爸爸妈妈是你永远也无法选择的。母女俩曾经抱在一起痛哭过,但在王红星面前都是擦干了泪水看不出半分不妥。
    平常的日子里,就算王红星不能做重活,只能在沈和妹干活的时候在一旁陪着,递递轻便的东西,沈和妹也觉得很幸福。“我再强,也是一个女人啊,有他在,我就有一个家了。”
    春暖花开的时候,沈和妹又在拾掇着鸡舍,准备养鸡了。生活依旧是艰难的,但“家”这一字,已经给了她无穷的力量。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,丈夫和女儿已经装满了她整个胸腔;她也是一个伟大的女人,为了她要守护的人,可以直面任何的暴雨风霜。
 打印本页 [ 关闭窗口 ] 向上
CopyRight © 江苏省海门市妇女联合会 版权所有
地址:江苏省海门市行政中心 邮编:226100 联系电话:0513-82212046 您是本站第   位访客